1. 关闭

    王棻:史志师表冠晚清

    2019-03-28 10:58:59  来源:中国台州网-台州日报   作者:吴世渊

    资料图片,来源网络

    黄岩区江口镇东岙村一座小山上,有一墓园,晚清时黄岩一代鸿儒王棻就长眠于此。墓前有副楹联,曰“言行师表垂万世”“史志文章冠晚清”,横批“功业长存”,短短十余字,是墓主人一生的写照。

    王棻,字子庄,号耘轩,是台州近代的教育家、方志学家。清道光八年(1828),他出生于黄岩柔桥一书香门第,父亲王维祺是县里的增生(即一等秀才)。因而,王棻自小就接受传统的儒学教育,年幼时学《论语》,年稍长就跟随吴素吾、林香泉、姜文衡、李飞英等当地名士学写文章、作诗等。

    王棻少年时就考中生员,又先后在澄江书院、萃华书院(黄岩中学的前身)读书。34岁那年,他被取为优贡生,39岁中举,但之后两次应试未中第,便萌生“无意做官”“一意讲学”的念头。近代学者、光绪年间的榜眼喻长霖,既是王棻的外甥,也是他的学生。喻在出版《柔桥文钞》时,曾这样评价王棻:“先生生平澹于荣利,读书著述以外,无他嗜好。”

    1840年,中英鸦片战争爆发,清政府关闭的国门被打开,西方资本主义得以大踏步进入。王棻所处的年代,正是中西方两种社会和两种文化剧烈碰撞之际。西方思潮不断涌入国内,也给传统知识分子的内心带来冲击。

    王棻无疑是儒学的忠实信徒,他在澄江书院读书时,清政府军被英国军队击溃,举国震惊,人们开始怀疑孔孟之道是否能挽救中国。而王棻却在与同学交谈时,依旧讲儒家经世之学,同学们都笑话他。纵观王棻一生,他几乎都是在“闭口不谈天下事,潜心唯读圣贤书”中度过。

    其实,王棻并非“老顽固”,或是抵触西学,相反,他对西方传来的知识有着清醒认识。在《耐圃感怀》第二首中,他写道:“西人绝艺与天通,天下群英拜下风。欲取声光电化学,坐收格致治平功。”他直接将声、光、电、化学等近代科技名词写入诗里,并对西方文明赞叹有加。在西学东渐的大势下,王棻仍然固守儒学,这应是他理性选择的结果。

    咸丰二年(1852),24岁的王棻因家道中落,在后巷夏玉生舅家开始了教书生涯,这一教就是一辈子。他在黄岩九峰、清献和文达书院,处州莲城书院,温州中山、东山和肄经书院,太平宗文书院,临海正学书院,江西南昌经训书院等十所书院担任过山长(即校长)。

    主持书院期间,王棻表现出了自己的教育理念。他认为,读书是为了明理义,不是为做官,并提出“左交许郑右程朱,要使滨海变邹鲁”的教育主旨,意思是要让学生亲近许慎、郑玄、程颢、程颐、朱熹等先贤,使得黄岩重新变成“小邹鲁”。施教过程中,他一方面不立门户,敢于接受新思想、新观念,认为“学者好是古,非必古胜今”,他的学生黄方庆就精于中西算法,著有数学著作;另一方面,他重立德、轻名利,“以道德为志圣贤也,以功业志者豪杰也”,保持着文人士大夫的气节。

    王棻执教40多年,自然桃李遍天下,光是九峰书院一所,就为黄岩培育出大量人才。他的学生中有喻长霖、王舟瑶、王彦威等,均是晚清到近代的知名学者。

    除教书外,王棻把主要精力倾注于著述和修志事业。他著有《台学统》《中外和战议》与《文史通义辨章》等,还主持编纂了《黄岩县志》《青田县志》《永嘉县志》《仙居县志》《太平续志》《杭州府志(稿)》《赤城志校注》等地方志。这些府县志历来备受推崇,梁启超就称之为清代方志之佳构。王棻把经世致用的思想,运用到其修志中,并把方志作为区域历史文化的综合载体,目的是为地方治理提供借鉴。

    王棻首创校图法,注意校勘方志中的图录,他强调志图的经世致用性,反对在方志中插入没有必要的志图。他重视舆图在方志中的作用,注重对舆图实地勘测,并指出地方志一般是百年一修,前志中的舆地、版籍部分在百年内变化不大,但新的志书仍需注意地理变化和社会经济的变迁。

    此外,王棻还表述了修志的一些必要条件:“书籍宜足”“采访宜详”“缮写得人”“仇校得人”“经费宜多筹”等。

    王棻的方志理论是全面而独到的,他继承了洪亮吉等纂辑派的观点,同时又吸收了章学诚等著述派的学术成果,加以发展,形成了一套完整的方志理论,他可以称得上是晚清方志学理论的集大成者。

    所有王棻的著作中,史料和学术价值最高的是《台学统》。这部书从光绪七年(1881)开始编纂,完稿于清光绪年间,共100卷,收录了晋代至清代337位台州名人的学术情况,其中正传252人,并有附传85人。该书将历代的台州学者分为气节、性理、经济、词章、训诂、躬行六门,是台州的学术史总结。其“以气节为本和不立门户、汉宋兼融”的学术特色,在台州学术史上具有重要的地位。

    光绪二十四年(1898),经浙江学政徐致祥荐举,朝廷特赐71岁的王棻内阁中书衔(从七品),次年十月,王棻病逝于家中。

    王棻是个很单纯的读书人,他一辈子以读书为乐,一门心思扑在做学问上。他的每一部著述,都包含着对儒学的拳拳赤子之心。他对于教育和学术的观点,也影响了一代又一代的台州学子。

    2017年初,上海古籍出版社出版了《台州文献丛书》(第三辑),就把王棻的《台学统》收录在内。

    (本文参考了章云龙《左交许郑右程朱,要使滨海变邹鲁》、於仙海《王棻诗中的近代意识》、王昱淇《王棻修志思想探究》、巴兆祥《王棻方志理论述评》等文)

    责任编辑:泮非非
    相关阅读
    内蒙古快3教你怎么开挂_内蒙古快3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