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关闭

    付凤梅:奇思妙想的民间剪纸人

    2019-04-30 09:37:04  来源:中国台州网-台州日报   作者:陈祥麟

    鹿衔草

    翔凤式双头凤

    各种人物剪纸

    动物图案

    付凤梅剪纸有着强烈的意象性、郁勃的民俗文化意趣、非凡的艺术想象力和匠心独运的艺术创造。她的人形和脸谱作品,似神似怪、亦人亦鬼,有着古代图腾的神秘和瑰奇;花鸟类作品也亦鸟亦花,动植物混一,充满了万物有灵、天人一体的哲学意涵。镂剪简单质朴而一幅幅蕴意深幽、神采飞扬,烛照出了中国民俗文化的古老和深邃。

    当笔者将付凤梅部分剪纸作品发到微信朋友圈时,圈里朋友无不为之喝彩。中华文促会剪纸艺委会副主任、浙江省民协剪纸艺委会主任沈雷赞赏说“绝对高级”,作家、画家赵宗彪称赞“品位非常高”,浙江大学教授、导演桂迎和国家话剧院导演赵淼说“如获至宝”,美学博导、全国政协常委杜卫认为可以“从民俗传承入手、挖掘其中蕴含的人类学意义”。

    付凤梅,1923年出生于三门县三岩乡三沙洋(现属浦坝港镇)。娘家是个比较富裕的农民家庭,她小时候的生活比较舒心。那时的三门浦坝港一带特别兴盛做花帽花鞋、织花带,民间剪纸盛行。爱美的小凤梅很喜欢琢磨“花样”,模仿着剪起来。

    她18岁时嫁到三门花桥关头。夫家是书香门第,大户人家。公公毕业于临海的北山学堂,曾担任过宁波镇海炮团的团级职务。丈夫林志德小时候在家里读私塾,知书识礼,为人洒脱,比付凤梅大12岁,同属猪。两头猪脾气爱好很投缘,夫妻十分恩爱。

    付凤梅是大家族里最年轻的一个媳妇,织花带织得又快又好看,还会剪许多花样,性格又沉静,与公婆相处融洽。婚后,她在丈夫和公公的指导下,背经文,学礼仪,练书法。经过七八年的学习,她成为村里为数不多的有文化的妇女,言行举止更加端庄有节。不过,剪花样还是她的最爱。大虫帽、狗头帽、帽圈、帽碗,男孩的、女孩的,各种帽子不同部位的不同图案,她都会剪。她全面掌握了各种花样的剪纸要领,还会根据自己的想象,创造出各种新花样来。村邻们要做花鞋花帽了,都登门来讨要。

    但是,好景不长。付凤梅26岁时,公公去世了。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,付凤梅家被评为富农,家里田地被分给了其他村民。1953年,她的第二个女儿出生,生活质量大不如前。她为生计奔波,渐渐放弃了剪纸的爱好。

    此后的二十多年里,她历尽艰辛。为了躲避检查,她将自己精心收藏的花样剪纸全部投进灶火。

    直到改革开放,付凤梅才迎来了人生的第二个春天。儿子有了赚钱的门路,家境一节节地好起来,她帮助着带带孙女、孙子,生活舒适、轻松。空闲的时候,她重新拾起剪刀,剪花样。

    1991年,丈夫去世;儿子儿媳出外打工,把孙子留在家里。她一边带孙子,一边剪纸。此时,她不再剪花样(上世纪90年代,人们生活水平提高,都喜欢到市场上买漂亮的鞋子和帽子,很少有人再做传统的花鞋、花帽了,因此,花样也就没用处了),而是进行无任何实用目的、只为自己内心需要的剪纸活动。

    剪纸,也是付凤梅留给孙子林凑最深刻的印象。夏天酷热,她总是搬了小藤椅去二楼的阳台或者一楼的老屋廊檐下去剪纸,用清凉油抹在裸露的手脚上防蚊子。冬天的明堂里很湿冷,她就用搪瓷牙罐在灶膛里炖上半罐黄酒,挨着灶台坐下了剪纸,不时地品一口酒暖身。“这是奶奶唯一一件‘奢侈’的事。”林凑说。

    天气好的时日,付凤梅一手拎着装着剪刀、废纸的藤篮,一手牵着林凑到屋后的“七亩地”去。地上铺个蛇皮袋让林凑坐,她自己坐在白沙枇杷树下,一边剪纸,一边与林凑闲聊。

    她跟林凑聊的最多的是鹿衔草的故事。说有个村妇在村口纺棉筒,跑来了一只被猎人追赶的小鹿。小鹿惊慌乱窜,村妇就撩起拦腰裙把小鹿藏起来,瞒过了猎人。后来村妇生孩子难产,流血满地。灵通的小鹿知道了,衔来一棵灵芝仙草给她。她一嚼仙草,娃娃就顺利地生下来了。“生灵都知道知恩图报,何况做人呢!”故事讲完,她总要加上这样一句,告诫孙子做人也应当知恩图报。

    当黄昏天边出现大片彩霞的时候,付凤梅喜欢带着林凑到二楼阳台看彩霞。她跟林凑说,火红的彩霞是凤凰的翅膀,凤凰太漂亮了,被恶魔囚禁在了笼子里。它不停地扇动翅膀挣扎,越挣扎彩霞就越多越红。她这样说的时候,好像自己就是那只凤凰,眼里充满了慷慨悲壮的光芒。

    作为农民家庭,付凤梅剪纸用的纸张并不充足。她经常把村道上见到的废纸、小店里扔着的香烟壳捡来,包在拦腰裙里带回家。村民不解剪纸有何用,有些人讥讽她是“怪人”,她听见了也不在意。而一些善解人意的村民,则会主动送一些废纸来给她。给她送纸的人她总是记住,剪成作品以后一一回赠。

    在林凑眼里,奶奶剪纸很神奇。她剪纸不要任何草稿,无论纸片大小,拿起纸来折几下就剪,很随意,似乎一点也不用心思。剪出来的作品就扔在纸盒或箩筐里,等到积多了,就一张张叠起来,包成一包包存到箱子里。多的时候有数千张。村里有些妇女喜欢她的剪纸,她就一叠一叠地送人。

    晚年的付凤梅多次嘱咐家人,自己死后要把剪纸都烧给她。孙子林凑由此认为,奶奶晚年剪纸就是为自己而剪的。

    这话没错,但这个遗嘱里潜藏了太多无法读解的内容。比如,这么爱剪纸的人,何以想把自己作品烧光带走,而不是留在世上?再如,她剪的许多凤凰是两个头的,是一个代表自己,另一个代表丈夫吗?无人知道答案。

    付凤梅是一代农村妇女形象的代表。她生活节俭,粗衣淡饭,吃饱就行。她爱干净,经常洗澡,戴的假牙在每餐饭后都要取下来,刷洗干净后再戴回去。家里有人来访,她都要去楼上整理一下头发,换上整洁的衣衫才下来见人。

    2011年9月,一个初凉晴好的日子,生养了一子三女、一生爱好剪纸的农村妇女付凤梅,在关头村家中安详辞世。家人遵嘱,办丧事时从箱子里翻出她的一包包剪纸,为她烧了满满两谷箩。

    责任编辑:泮非非
    相关阅读
    内蒙古快3教你怎么开挂_内蒙古快3网 狗带| 篮球世界杯| 官方查最美婚纱照| 熊出没| 腾讯公益| 中国男篮收官惨败| 偶像练习生| 杀人回忆| 全球高武| 熊出没|